.:.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农民工大刘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农民工大刘
梁先生


級別: 騎士 ( 10 )
發帖: 3412
威望: 334 點
金錢: 121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6-12-12


农民工大刘



第1章



  漫步西单街头,看着满眼衣着光鲜,妖娆性感的女郎从身边走过,大刘恨恨地啐出一口浓痰,“婊子养的,什么时候老子有钱了,也要享受一下这群女娃”,大刘捏索着贴身放着的那四十六张老人头,心中暗暗发狠。



  发狠容易,可这“视金钱如粪土”繁华的都市里,自己算个球?



  自己那用汗水换来的四千六百块钱又算个球!



  大刘今年26岁,是湖北来北京打工的山里娃,一起同来的还有他同村的三位大哥,大刘和他们一起在建筑工地干了半年,便承受不了整日的风吹日晒雨淋,死乞白赖地向工长要出工资,逃离了工地,他大刘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苦啊!



  大刘把被褥寄存在工友那里,越狱的死囚犯一般飞奔而去。



  坐在地铁边的石阶上,大刘用了3个钟头规划自己的未来,找住处、找工作是当务之急,比这两件大事更急的是填饱肚子,然后找个女人打一炮,离家半年了,除了和工友一起用50块钱买来的旧DVD看毛片,然后躺进被窝里用手泻火之外,自己已经半年没沾过女人的肉了!



  随着人流毫无目标地挤上一辆开往南城的公交车,大刘感到了腹中咕噜噜的肠鸣,他忍不住打了个嗝,身边一位几乎与自己一样高的黑裙子的女郎厌恶地别过头,捂住嘴。



  “肏,嫌弃老子,哪天老子有钱了骑你娃三天两夜!”大刘斜着眼盯着女郎的领口看过去,“肏!这女人就是骚,奶子都露出一半了”大刘身不由己地微微凑了过去,黑裙子女郎的胸部真的很白很丰满,领口开得又低,露着深深的一道沟,大刘有些走神,满脑子是毛片里的女人光溜溜的身子,两腿间的鸡巴悄悄地翘起老高。



  突然一个急刹车,女郎的身子随着惯性猛地挤靠在了大刘身上,“哎呀”女郎一声尖叫,捂着屁股带着哭腔大喊起来“流氓!抓流氓……”



  大刘脑袋“嗡”地一下,鸡巴一下软缩了下去,他知道就在女郎挤过来的时候,自己那不争气的鸡巴刚好顶进了女郎柔软的屁股缝儿里!



  他做贼心虚地向车门口挤去,令他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车里拥挤的人群自发地为“流氓”让出了一条通道。



  公交车与一辆强行并道的别克发生了刮蹭,司机打开门让所有人下车,大刘狼狈地第一个冲出车厢,身后是一片私语和窃笑。



  “没有人敢打流氓”大刘忽然悟出了人生的第一道邪恶定律。



  在路边的成都美食店里狼吞虎咽地吃进两碗米饭和一份小炒肉,大刘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尤其两股间那位受到惊吓的鸡巴,此刻也恢复了元气,卵蛋在不安地蠕动着,浑身燥热。



  漫步二环北岸的护城河,徐徐凉风吹来,大刘的脑袋清醒了许多,他重新审视了一下自己一个小时前的人生规划,满意地点点头,只剩下眼前的问题了:



  到哪里找个住处?



  又到哪里找个女人呢?



  “小兄弟,你是找住处的吗?”身后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大刘循声望去,身后一个个头只到自己肩部的短头发中年女子手里握着一卷花花绿绿的纸,两眼笑眯眯地看着自己。



  “啊,多少钱?”大刘斜着眼睛问道,做出一副流里流气的样子,“流氓没人敢惹”他心里思忖到。



  “15块钱一晚,300块钱一个月,四人间,可以洗澡”女人并不躲避大刘那看起来颇有些淫邪的眼神。



  大刘以极快的速度盘算了一下如果按这个价自己能住多久,然后点了点头,“好,去看看”。



  女人兴高采烈地一步窜过来,搂住大刘的胳膊,仿佛怕他反悔跑掉一样,连拉带拽地领着大刘穿过几条胡同,走进一片平房区,狭窄的街道,肮脏的积水,大刘并不感觉陌生,这里跟自己老家倒是有某些相似!



  但他还是忍不住皱了皱眉。



  女人拉着大刘走进一排挂着“旺财旅馆”的房子前,走进门去,一位健壮的中年男子光着膀子坐在门内,正握着一瓶啤酒咕咚咕咚地往肚子里灌,后背上纹着一条硕大的盘龙。



  “莫不是黑店?”大刘心里有些打鼓,但他硬着头皮没往外退。



  “李哥,来客人了”,中年女人松开大刘的胳膊,谄媚似地冲着光膀子的男子点头哈腰。
TOP Posted:2018-01-20 22:01 | 回樓主
梁先生


級別: 騎士 ( 10 )
發帖: 3412
威望: 334 點
金錢: 121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6-12-12


  “咕……”男子打了个嗝,咧嘴笑了,露出两颗明晃晃的大金牙,“兄弟住多久”,眼神儿里透出一些醉意。



  “住一晚,明天赶火车回家”大刘撒了个谎,心里琢磨着对方听他这么说一定不会纠缠自己长住了。



  “五十一晚”大金牙的脸果然拉了下来,转头抓起酒瓶子,咕咚咕咚喝起来。



  “不是,不是十五吗?”大刘心里发虚,说话也有些结巴。



  “唉,小兄弟,十五的是六人间,太挤,而且住满了,五十的是两个人的房间,就你一个人住,多好啊,要回家了,还不住的舒服点……”身旁的女子大刘喋喋不休地说着拉住向院子里走去。



  看着大金牙宽厚的光膀子和上面巨大的青龙纹身大刘心里有点发毛,他是个识时务的英雄,知道遇到恶霸时,小流氓只能认栽。



  来到院子拐角处一个不足三平米的房间,大刘有些悻悻然地坐在狭小的房间里,窄窄的上下铺铁架子床,看起来脏呼呼的被褥,他觉得自己被那个矮个子女人给骗了,可自己这样孤身一人,既然被骗,那就认栽吧,五十就五十,只要自己和性命一样珍贵的工资还在,就什么都不怕,再说,这房间比起臭气熏天的工棚还是好多了。



  大刘拉好窗帘,迅速把藏在身上的钱里抽出200块,其他的用布包好,塞在了门口破旧的木桌底下。



  刚往床上一躺,那个领他来这里的小个子女人幽灵一样悄无声息地闪身进来,大刘警觉地坐直了身子。



  “小兄弟,看你这生龙活虎的样子,很久没碰女人了吧”,中年女人说着走过来挨着大刘坐下搂住他的肩膀,大刘这才注意到她已经换上了一件没袖的背心儿,看不出是灰是白,大刘能闻得出她身上的汗馊味儿,不过这微微的酸味儿反而深深地刺激着他下腹的神经。



  “你骗了我一次,别想再骗我”大刘装作愤愤不平的样子,皱着眉,表情看上去很生气。



  “小兄弟,不就多了三十块钱吗,你在北京发了财,住个好房间,回家好去过好日子啊,再说了,大姐也不会亏待你,你要是肯玩,大姐给你最优惠的价格,五十打一炮”说着,中年女人伸手准确地握住了大刘微硬的鸡巴。



  肏!



  命根子都被人抓住了,还说什么,还价吧,“二十”大刘在中年女人胸前摸了一把,小小软软的两块肉,比那黑裙女子差太多了。



  “算了,射出来给三十,别再磨叽了”中年女子说完起身麻利地脱下了背心,瘦小的胸脯上,毫无生气地耷拉着两只奶子,小得让大刘几乎心冷,黑黑的奶头格外扎眼,比摸起来还小啊!



  大刘心里恨恨地骂道。



  “脱吧”女子一边解自己的裤袋,一边催促着大刘。



  “肏,亏大了”大刘哀叹一口气,失落的情绪变成了一种隐隐的愤怒,他三两下脱光了衣裤,胯下鸡巴已经怒目圆睁,粗壮的茎身青筋暴涨,紫红的龟头在昏暗的灯光下依然油光锃亮,这便是我们的男主人公大刘的过人之处,平时蜗居在他那并不粗壮的身下,显不出什么风采,只有在这种时候才能让大刘现出他的凶悍。



  中年女子轻呼一声“哎呦”,手里捏着避孕套,跌坐在床沿,紧盯着大刘的男根,大刘一把将女子推倒,俯身趴上去,扳开她的两腿,坚挺的鸡巴在她腿根儿胡乱戳了几下,女子伸手扶住那根有些让她身不由己地感觉到兴奋的阴茎,扭动身子,早已松弛的肉穴,一下子被大刘的鸡巴充满,她皱起眉头倒吸一口气。



  大刘顾不得女子身上浓重的体味,发疯一般抽插起来,工地上连只母鸡都没有,除了毛片和偶尔路过经理门前时看一眼经理女人晾在门口的奶罩和三角裤衩,感觉不到这世间还有女人的存在。



  这女人尽管又老又松,毕竟是个女人啊!



  大刘压着中年女子,满脑子闪现着毛片里洋女人大得像球一样的奶子和光秃秃粉嫩嫩水汪汪的屄,铁床在他身下快速地“咯吱!咯吱”地呻吟着,女子很快也哼哼唧唧起来,满脸涨得通红,她挣脱不了大刘健壮的身躯,只能两手死死抓着上下铺的铁架子,拼命扭动着脖子。



  北京灰蒙蒙的黄昏之下,城中村破旧肮脏的平房里,一场毫无技术含量的交媾以最原始的动作持续着,伴着床铺摇摇欲坠的咯吱声,中年女子“呜、呜”地呻吟了十来分钟,突然两眼上翻,喉咙里发出长长的哀嚎一般的叫喊,身子僵硬地向上挺起,双手死死抓住床头的铁管子,大刘知道这女人来高潮了。



  此时此刻她的一举一动很像村头那位曾经为自己启蒙的马寡妇,大刘还没有射的感觉,说实话,这女人让他有些提不起兴致……屋子里弥漫着让人压抑的寂静,大刘起身坐在床边,从口袋里掏出香烟,中年女子大口喘着粗气,手脚摊开躺在铁床上,像一堆烂肉,两腿间浓密的阴毛粘成一缕一缕。



  “小兄弟,你,你太猛了,大姐,大姐伺候不了你”中年女子,翻身起来,胳膊撑着床铺,大口吐着气,忍不住剧烈咳嗽了几声。



  “射了给三十,我还没射”大刘心中暗笑,表情却很严肃,对,就是很严肃的表情。



  “行了,大姐不收你钱”女子说着,转身下床,“我给你找个大姑娘吧,比我要价高,但肯定让你满意”,说完捡起衣服套在身上,拉门出去的一刻,中年女子回头看了大刘一眼,眼神里没有邪恶,反而有一种让大刘心动的温柔,就像当年马寡妇深夜里送他出门一样。



  大刘抓起裤子擦了擦湿漉漉的鸡巴,闻了闻,脏兮兮的裤子上多了些腥臭的味道,大刘被内心的狂躁煎熬着,像一只困在笼子里发情的野兽,鸡巴直挺挺地立着。



  中年女子出去了不到五分钟,领进来一位个子高挑的女子,大刘看不出她的年龄,也许二十三四岁,也许二十七八岁,反正比那个女人年轻很多,个头几乎和自己一般高,关键是胸前那对奶子看上去很是肥硕。



  “小兄弟,这是我妹子,爱玲,还没结过婚,包你满意,只要一百一炮”中年女子恢复了些元气,说话的速度又快起来。



  “五十”大刘面无表情,坐在床头吸烟,裤子盖着腿间仍然高高翘着的鸡巴。



  “别五十了,八十吧,就这么着了,先给钱”说着,中年女子冲大刘伸出手。
TOP Posted:2018-01-20 22:03 | 回1樓
梁先生


級別: 騎士 ( 10 )
發帖: 3412
威望: 334 點
金錢: 121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6-12-12


  “你把衣服脱了”大刘指了指爱玲,双手故意紧紧握住裤兜。



  “哎呦,大哥,瞧你,还怕我跑了不成”年轻女子扭动身体,蛇一样缠住大刘,一边伸手扯开了粉色半袖衫的纽扣,两只丰满的奶子露出了多半,晃得他有些眼晕,大刘咽了口唾沫:



  这比马寡妇的要大得多!



  这才叫女人啊,老子都半年多没摸到真正的奶子了!



  中年女子拿到钱,转身出去带上门。



  大刘两眼死死盯着爱玲白花花的奶子,看着她一件件脱光衣裤,鸡巴似乎涨得更粗了。



  他来不及多想,将爱玲推倒在床上,一头扎进她那对胀鼓鼓的奶子中间,大口大口地舔舐着,口水顺着嘴角流淌在爱玲的胸前。



  爱玲“哧哧”地笑着,拿过扔在枕边的避孕套,撕开了伸手握住大刘的命根子,熟练地把套子戴在了大刘的龟头上,随手一缕捋。



  大刘被她这一摸,有点浑身发颤。



  这女子的屄毛好少啊!



  他翻身趴在爱玲身上,顺着她的指引,准确地捅进了她的屄里,即使隔着那层乳胶,大刘仍然能感觉出爱玲的屄比那中年女子紧致而且湿滑,他无暇再多想,发力抽插,“啪!啪!”的撞击带动着铁床剧烈地晃动着。



  这八十块钱实在是太值了!



  大刘双手紧握着爱玲的奶子,鸡巴在她身体里深深地穿刺,宣泄着半年多来被压抑到近乎变态的欲望,他想捂住爱玲的嘴,却被她甩头躲开了。



  爱玲很享受大刘的威猛,她双手捧住大刘的头,紧紧按在胸前,任凭他又亲又咬,下身被扩张被充满的感觉微微有些痛,却是从未有过的酥麻。



  大刘抽插的动作越来越快速,爱玲忍不住高声叫喊起来,与中年女子哼哼唧唧的声音不同,爱玲的叫喊显得有些夸张,“哦!哦!



  爽!



  哦!



  再来!再来!”



  大刘听得出来她这是被肏得美了,不由得豪气直冲后脑,更加卖力地抽送,一下一下深插到底,仿佛是一架不知疲倦的打夯机,手里握紧爱玲的奶子,用力揉搓着。



  爱玲尽情享受被大刘粗壮鸡巴的狂插,不时扭动着屁股,避免被他插得太深太疼,她不知道这个个子矮小的农民工还有多少能量要宣泄,凭着自己这两年做野鸡的经验,她完全还能跟他再玩一会儿,但她舍不得错过这根从未有接触过的大家伙,她知道自己的屄里正涌出股股的骚水,高潮似乎就要来了——谁说做鸡的就没有感觉呢?



  遇到这样粗大的鸡巴,遇到这样体力充沛的壮小伙,是个女人就会动心啊!
TOP Posted:2018-01-20 22:03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