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技術討論區 » [星盟茶馆20180219]黑头针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星盟茶馆20180219]黑头针
星盟故事板


級別: 騎士 ( 10 )
發帖: 455
威望: 352 點
金錢: 3515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7-03-03


[星盟茶馆20180219]黑头针




 

星 星 之 火    可 以 燎 原    终 成 蒙 莽 之 势

星  盟  欢  迎  您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2018年的1月,正是新的一年开始,到处都洋溢着新年的气氛。

“爱恒”美容会所位于宜州市最为繁华的街道上。和许多美容院一样,“爱恒”的门店上也挂着各式各样关于丰胸提臀、瘦腿美容等的海报广告。在美容一条街里,“爱恒”完全就是一家毫不起眼的美容院,在人群之中很难让人注意到。

但正是因此,“爱恒”才得以在这里做着地下美容的交易,而不被人发现。

这个城市里总是有许多阴暗的角落,常年不见光。这里滋生着罪恶以及欲望,是人性最深处的潘多拉。而“爱恒”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虽然表面上和所有美容院一样光鲜亮丽,灯光如昼,可是如果你走进这家店,在引导员的带领下,就会发现它地底下的肮脏与阴暗。

“爱恒”能够运营到现在,并不是因为它和那些美容院一样不断地推销自己的产品或者剥削着消费者,抬高价格,而是因为它的秘密项目:黑头钉。

每十个女性中就会有一个被黑头的问题困扰,毛孔粗大,黑头泛滥,即便脸上的皮肤再白晰光滑,只要近距离地一看,就会轰然崩塌。

黑头,是困扰许多女性的难题。无论是挤掉又或者是拔出,即便此刻好了,没几天鼻头上又是这些密密麻麻的小黑点,让人觉得恶心异常。

而“爱恒”,拥有一项可以完全战胜黑头的东西,就叫作黑头钉。

黑头钉目前还没有被推行到市面上,当然也不是所有有黑头的女性都知道“爱恒”这家店。

“爱恒”是通过什么途径选择客户的没人知道,但是有一点是“爱恒”的客人都确定的,就是黑头钉的确可以让自己原本的草莓鼻变成光滑小巧的鼻子,效果十分神奇。

这是一种根据黑头的形成原理制作而成的美容产品,从外观上看起来似乎还有些可怕,因为黑头钉就像它的名字,是一枚枚的钉子。

而这种钉子的特别之处在于,它并非是金属材质,而是一种人体可吸收的乳胶质东西。具体的成分很复杂,简单地说就是这个细细长长的钉子扎进了原本属于黑头所在的毛孔里,然后取代了油脂可以形成的空间。

而黑头钉的表面也是一种奇特的化学物质,可以收缩毛孔,将原本毛孔所在的凹洞和周围的皮肤渐渐融合在一起。等到一定时间后,黑头钉的钉子部分被自体吸收,消融不见,就能够不断地缩小毛孔,抑制油脂分泌黑头的形成。

当然,理论上而言,这是完美的治愈黑头的方法。

而当这些自以为将要告别黑头生涯的女人沾沾自喜的同时,在这个城市没人看得见的地下,某一个阴暗的角落里,正有一个女人崩溃地号叫着,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发了疯一样地撞着。

这个女人的脸近乎完美,皮肤就像瓷娃娃一样光滑白皙。如果近一点看的话,甚至不会看到一丝一毫的毛孔和绒毛。因为她的整张脸都钉满了黑头钉,而黑头钉的钉头已经完全融合了她的皮肤,在她原本的皮肤上产生了一层薄膜,也就是她现在的这层皮。

而当她将这些无数的黑头钉剥离下来,拔出她自己的毛孔后,留下的却是一张溃烂不堪,满是坑洞的恐怖面容。那些原本细小的毛孔此刻变得异常大,并且红肿着,不住地流出黄白色的脓液,散发出一股恶臭。

不仅仅是鼻子,而是整张脸,就像是生满蛆的腐败生肉一般。

“救救我!救救我!”女人趴在房门口撕心裂肺地叫喊着,却没有人回答。

角落里还留着一张几近透明的薄膜,一侧全是细而长的针尖,上面沾满了血和脓水,那是融合成一片的黑头钉。

正在这时候,房门的小窗忽然开了,掉进来一个小盒子,随后迅速地关闭了。女人看着那个盒子浑身一颤,她颤抖着手捡起那个盒子,过了一会儿发出“呜呜”的抽泣声。

她打开了盒子,那里面是细如牛毛的黑头钉以及一个特制的镊子。

女人最终还是拿起了镊子,将密密麻麻的黑头钉一颗一颗地扎进了自己溃烂不堪的毛孔里。每扎进去一颗,她都能感受到深入骨髓的疼痛,发出惨绝人寰的“嗷嗷”叫声,然而手上却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直到近一个小时后,她的脸焕然一新,光滑透亮。而她一脸呆滞地坐在地上,两眼空洞。

2

2005年6月。

“咚咚咚”,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请进。”文嘉嘉坐在梳妆台前,一边往自己的脸上涂抹着各种护肤品,一边说道。

房门打开后,走进来一个年轻男人。这个男人的脸很是精致,精致得让人觉得不像是现实的人,更像是一个真人瓷娃娃。而男人走进来后,站在文嘉嘉的身后,透过镜子可以看到他面带微笑,可总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感觉。

“这张脸用的还喜欢吗?”文嘉嘉涂完脸,又挤了一点护手霜在手背上,一边擦着手一边问道。

“还不错,如果时长可以再久一点就好了。”男人一边抚摸着自己的脸,一边回答道,表情就像是凝固了一般,一直保持着微笑。

“你可知足吧,就这一张脸需要的胶原蛋白,得毁掉多少个女人。”文嘉嘉冷笑一声,从椅子上站起了身,“要不是因为我,你现在还躺在医院的烧伤科里和怪物一样呢。”

“我当然知道,文姐你对我做的这一切。”男人往前走了一步从背后环抱住了文嘉嘉的腰肢,双手游走在文嘉嘉的身体上,声音低沉而带着情欲。

“既然知道,就做好自己的本分。”文嘉嘉嘴角勾着笑,手掌也开始不安分地摸着年轻男人的身体。

她一直以来都喜欢真丝睡袍,因为缎面非常光滑,又很轻薄。隔着睡袍抚摸着她皮肤的男人完美地勾起了她的情欲,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一座正在苏醒的火山,正在源源不断地汇聚着岩浆,等待着爆发的那一刻,而这冰凉的真丝睡袍仿佛是最后一道抵御她内心欲望的防线。

“嘶”的一声,男人已经撕扯开了她的睡袍,将她整个人都抱了起来,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嘶吼声,就像一只发情的豹子,将文嘉嘉扑倒在了床上。

“小点声,海媚就在隔壁!”文嘉嘉的声音带着娇喘,有些懊恼,又透着期待。

“我知道了。”男人附在她的耳畔,轻声说道。从嘴里和鼻尖透出的气息如同小猫的爪子,挠得文嘉嘉一阵酥痒,迫不及待地抱紧了男人的肉体。

当男人脱掉上衣,露出精壮的上半身时,身上恐怖的烧伤疤痕裸露在外,就像一只狰狞的野兽,匍匐在他的身躯上,直勾勾地盯着旁人。文嘉嘉的手指抚摸在他背上的每一处疤痕时,男人的身体都微微颤抖着,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敏感。

“这么多的疤啊,得要多少女人的胶原蛋白啊……”文嘉嘉忍不住感慨道。

“不过借用了她们那一点点的皮肤而已,积少成多罢了。”男人从文嘉嘉的脖颈里抬起头漫不经心地回答道,“更何况,一旦研究成功,你要造福的可是数千万的人啊。”

“呵呵呵。”文嘉嘉听他这么一说,忍不住笑了起来。

整个房间里满是香艳的气息。而在这间房的隔壁,一个年轻的女孩正坐在地板上,耳朵贴着墙听着房间里的动静。

这个女孩梳着马尾,戴着古板的眼镜,一脸严肃,身上穿的也是有些过时的套头衫。而她的手里,此刻正握着手机,里面显示的照片上赫然印着“黑头钉”三个字。

3

2005年7月。

D大各个专业都已经接近了期末,学生们都已经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了。原本热闹的校园现在也开始变得人越来越少,只能看见稀疏的人在校园里走动。

而文海媚正在宿舍里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准备出国留学最后的一些手续。而同寝室里的黄莉莉不知为何,这个学期并没有早早地回家,此刻还坐在寝室里,也不收拾东西。

“莉莉,你怎么还不回家?没买到车票吗?”文海媚扣上了行李箱的锁,问道。

“我?我不回去啊。”黄莉莉正好拿出一包刚买的草莓,准备去洗。

“不回去?为什么不回去?”文海媚皱眉,问道,“以前不是你跑得最快吗?”

“嘿嘿,暑假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黄莉莉从厕所里端着一碗草莓出来,说道。

“暑假工?这可不像你啊。”文海媚擦了擦汗,坐在椅子上说道,“少吃点这种反季节水果,没什么好处的。”

“我呢本来也没什么宏图大志赚什么大钱,这不是前几天去商场嘛,发现了一个高级美容会所招暑假工,待遇可好了。”黄莉莉一脸的笑容,好像捡到了什么宝贝。

“美容院?黄莉莉,别怪我没提醒你,美容院十个里有九个都是坑钱的。再说了,就你现在一个穷学生,去美容院给人洗头吗?”文海媚摇摇头,长叹一口气。

“去你的!我是去学习美容技术的!这么多年来我最糟心的就是我这个草莓鼻了。你看,这鼻子上的黑头啊,就和这个草莓一样的。”黄莉莉叹了一口气,拿起一颗草莓自顾自地说道,“如果能有办法,可以永远把这些小黑点从我的鼻子上去掉,再也没有了,该多好啊。”

文海媚听着她的话刚想要笑她,忽然心里一沉,似乎想到了什么,急忙抓住了黄莉莉的手急切地问道,“莉莉,你说什么?永远地去掉?你到底做了什么?”

“海媚……你怎么了?这么神经兮兮的样子……”黄莉莉显然是被吓了一跳,睁大了眼睛看着文海媚,“我就是说说啊,爱美是女人的天性啊,这么紧张,都吓到我了。”

“你只是去美容院打工吗?什么美容院?在什么地方?”文海媚丝毫没有松手的意思,不停地追问道。

“是……是啊。不然呢?”黄莉莉一脸诧异,“海媚你该不会觉得,我一个穷学生会有钱在美容院里美容吧。我可是连护肤品都舍不得花钱买的人啊。你可太看得起我了。”

“我就是怕你被骗……”听到黄莉莉这么一说,文海媚立即松了一口气,也松开了手,勉强地笑了笑。

“放心吧,我就是打工赚零花钱,顺便偷师。”黄莉莉笑容灿烂,单纯得就像是个孩子。

而文海媚只能勉强扯了扯嘴角,脑子里全是她在小姑书房里拍到的一堆资料。那个叫作“黑头钉”的产品,虽然还在研发阶段,但似乎并没有研究报告里写得那么完美。而那个经常出入她小姑家的男人,更是让她有一种莫名的恐慌。

4

文海媚的父亲是一个非常平庸的男人,一直为了家庭忙碌着,然而意外还是降临了。

在文海媚高一的时候,她的父亲和母亲出门时被疲劳驾驶的货车司机撞到。父亲当场死亡,母亲因为父亲的用力一推而没有受到直接撞击,然而经过抢救后依旧死于多重并发症。

文海媚成了孤儿,因为没有成年她的监护权就落到了小姑姑文嘉嘉的手里。

从小这个小姑就与众不同,年纪轻轻辍学离开家,辗转多个城市。在大家的眼里,小姑文嘉嘉就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小太妹,然而正是这样一个人,在文海媚父母双亡的时候回来,却已经是一个拥有不少财富的中年女人了。

关于文嘉嘉这些年的经历一直是一个谜,没有人知道她经历了什么。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她成了一个有钱的女人,并且对文海媚这个侄女很是照顾。

文海媚住进文嘉嘉的私人公寓后发现,她的这个姑姑行踪很是神秘。有时候很空闲,每天除了逛街美容就是在家,而且总是有不少年轻男人围绕在她身边,而有时候又似乎很忙碌,会失踪很久,留下足够的生活费给她。

文嘉嘉也从来不会干涉文海媚的生活和学习,所以文海媚过得很自由,也很孤独。上了大学以后文海媚表示她想要出国深造,文嘉嘉也只是一笑了之,在她报了托福之后汇了一笔不小的钱给她。

当然,这些年她们一直相安无事,各自有各自的生活。文海媚也知道,姑姑有很多情人,时常会有不同的男人来家里过夜。

然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文嘉嘉的情人似乎固定了,是一个叫作江炎的年轻男人。他似乎是某个知名大学的生物学博士生,看着很是斯文秀气,与以往的那些男人都不同。

这一年多的时间里,除了这个江炎,没有别的年轻男人来过家里过夜了。

比起已经四十多岁的姑姑,才二十七的江炎年轻得多,可是文嘉嘉保养得也不错,看着也只有三十几的样子。文海媚无心干涉姑姑的私生活,但是半年前的意外发现,让她感到了恐慌。

她无意之中在文嘉嘉的书房里发现了一份研究报告,里面提到,文嘉嘉正在研发一种名为“黑头钉”的美容产品。

根据报告里的说明,这是一种生物质品替代成分,占据了鼻头毛孔位置后在表面上形成一层薄膜,可以在消灭黑头的同时让皮肤变得更为光滑。

然而同时,她也发现了这种产品还没有通过第三阶段的试验,就被直接投放到了人群中进行第四阶段的试验。并且在第四阶段中表现出了一种没有预料到的副作用。

然而副作用是什么,在报告中并没有提到。可是文海媚隐隐觉得,这是一个可怕的真相。

而在几个月前,江炎发生了一次意外,全身超过百分之五十的面积被烧伤。可是短短几个月,他居然就出现在了文嘉嘉的私人公寓里,脸上没有一丁点的伤痕。

这引起了文海媚的疑惑,所以她一直偷偷关注着这个男人和文嘉嘉的对话。

而正是因此,她发现她姑姑文嘉嘉所进行的,似乎是违法的研究。

5

黄莉莉背着包,站在这家叫作“艾薇”的美容院门前,深吸了一口气,坚定了信心走了进去。

“您好,我是之前联系的暑假工,我叫黄莉莉。”黄莉莉站在前台,向前台的服务员咨询道,“请问,我要去哪里报道?”

“您稍等一下。”前台小姐回答道,然后拨通了电话,过了一会儿对着黄莉莉说道,“上二楼左拐,是我们院长的办公室。”

“好的,谢谢。”黄莉莉满心欢喜地跑上了楼。

在院长办公室里,黄莉莉见到了一个保养得非常好的中年女人,穿着性感的套装,化着浓艳的妆。

和黄莉莉以为的美容院的院长不同,这个女人并没有凹凸有致的身材和非常好的肌肤,长得也很一般,让人觉得浑身都透着一股廉价女人的气息。

“是黄莉莉同学吧。”那个女人笑着说道,咧开嘴的样子一点也不好看,“我是艾薇的院长,你可以叫我艾薇姐。”

“你好,艾薇姐。”黄莉莉点点头,有些拘谨地回答道。

“是这样的,我们美容院呢和别的那些做丰胸提臀的不一样,我们专注于脸部的美容。之前你就应该了解过了,我们有一个特别的产品,叫作黑头钉。因为竞争关系,这个产品现在只针对VIP客户,还是保密的内容,这些你都知道吧。”

“嗯嗯,我知道。”黄莉莉的头点得和小鸡啄米似的。

“你呢,就专门接待这个产品的客户,所有的过程都是保密的,清楚了吗?等会儿我会叫人带你熟悉一下环境和产品用法。没有问题的话,下午就可以开始上班了。”

“好的好的,谢谢艾薇姐。”黄莉莉满心欢喜地说道,过了一会儿又有些犹豫地开口道,“之前我听说,这个产品内部人员是可以试用的对吗?”

艾薇抬起头看着黄莉莉,咧嘴一笑,“你也受到了黑头的困扰吗?”

黄莉莉不好意思地低下头笑了笑,有些害羞地点点头。

“这是当然的,等会儿有人会亲自示范你黑头钉的用法,你当然可以在自己鼻子上试用,完全是免费的。不过同样的,你不能告诉任何人哦。”艾薇的话语里带着深深的诱惑,让黄莉莉忍不住向往。

“这是当然的啦。”黄莉莉开心地答应道,随后便离开了办公室。

黄莉莉跟着店员走进了VIP的包间,这里的包间很特别,是在一间地下室一样的地方。虽然灯光还是很敞亮,可还是让人觉得有些怪异。

黄莉莉走进去之后,店员小美从一个架子上拿下来了一个黑色的盒子放在了她的手里。

“这个呢就是黑头钉了。第一步呢就是要清洁客户的面部,就和我们平时洗脸一样,把这个黑头析出液贴在鼻子上,等十五分钟。然后呢再用这种泥胶涂在鼻子上,过十五分钟后撕掉,黑头就拔掉了。

“如果还有残留呢,再用暗疮针挑掉,这个和我们平时一般的去黑头过程是一样的。”小美说道。

“之后呢才是黑头钉的用法。拔掉黑头以后,鼻子上的毛囊就空了,平时,过段时间又会被油脂填满,变成黑头。而黑头钉呢就是要填塞在这个毛孔里,防止油脂颗粒形成。”

黄莉莉看着小美从盒子里拿出一枚细细长长的黑头钉,她仔细地打量着这枚黑头钉。

的确就如同它的名字,样子是一枚钉子,只不过钉子的部分特别细长,就像是牛毛似的。并且钉头的地方是肤色,像乳胶似的东西。

“毛孔这么小,能扎进去吗?”黄莉莉忍不住问道。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小美递过黑头钉,微笑着看着黄莉莉。

黄莉莉咽了咽口水,好奇和虚荣使得她鬼使神差地接了过来。

她缓缓走到了放大镜子前,看着自己满是黑头的鼻子。她一咬牙,将黑头钉扎进了一个没有成型油脂的毛孔里。随之而来的是一瞬间强烈的刺痛,然而很快,这种疼痛就消失了。

黄莉莉感受到了一股温热的暖流从毛孔里透出来,而原本的毛孔表面覆盖上了一层薄膜似的,有些微微的变化。

“这真是……太神奇了……”黄莉莉忍不住感慨道,两眼发出了光。

6

文海媚的暑假非常忙碌,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准备出国考托福上,然而这时候她却有些迟疑了。

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文嘉嘉手头的项目很危险。然而心里又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不要去理会这些东西,这些和她都没有关系。

而离开学校之前,黄莉莉所说的话又让她有些担心。

文海媚和黄莉莉是大学四年的室友,关系不错。黄莉莉这个人心思单纯,是个很善良的女孩子,她有种隐隐的预感,黄莉莉在这个节骨眼上去美容院打工似乎和黑头钉有什么关系。

这种想法在文海媚的脑子里挥之不去。这天刚刚下课,文海媚就拨通了黄莉莉的电话。过了好一会儿黄莉莉才接电话。

“喂?”黄莉莉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活泼。

“是我,莉莉。下午有空吗,找你喝下午茶。”文海媚问道。

“海媚啊,你等会儿我看看下午有没有客人预约,没有的话就行。”黄莉莉欢快地回答道,然后只听见电话里咚咚咚的跑步声,过了一会儿黄莉莉的声音再次出现了,“我下午没有预约,可以哦!”

“那就老地方见。”文海媚说道。

“好的好的。”黄莉莉愉快地答应道。

挂了电话之后,文海媚想着,最近已经有段时间没有看到江炎了。自从上次听到他们奇怪的对话之后文海媚就开始偷偷地关注起文嘉嘉的动向,可是却没有任何进展性的发现。她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文海媚先回到家,放下了书包正准备出门时,忽然听到了动静。文海媚立刻停下了手里的事情,贴在墙壁上偷听。江炎和文嘉嘉正在隔壁房里谈话。

“我能够让你的脸保持现在这样已经很不错了,你还想怎么样?”文嘉嘉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妩媚,可是却透着一股怒意。

“保持现在这样?是怎么样?嗯?就像贴着一张不属于自己的皮?”江炎的声音也很愤怒,变得异常恐怖。

“怎么?难道你觉得还是那副不人不鬼的样子比较好?”文嘉嘉的声音显得有些嘲讽。

“什么帮我恢复容貌都是骗人的,你根本就是拿我来做实验吧。”江炎也讽刺地说道,“你从那些女人身上夺取胶原蛋白,根本不是黑头钉。

“这一根根的牛毛针扎进毛孔里,承受着非人一般的痛苦,就连笑一笑都感觉脸上全是针扎,这就是你说的完美蜕变?我看你是想骗至诚制药不停地给你花钱吧!”

“你到底知道多少?”文嘉嘉的声音忽然变得有些慌张,可还是强装镇静。

“我知道多少?哼哼,我知道的可比你以为的多得多了。”江炎奸计得逞了似的,带着些许的玩味。

“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要一劳永逸的办法!我知道你有办法,我可不想来来回回把这些牛毛针拔上拔下的。”江炎语气轻松地说道,“看看你的脸,我早该知道,那些被黑头钉吸出来的胶原蛋白最后应该都到了你的脸上吧。”

“江炎!”文嘉嘉的声音很是愤怒,“你不要太过分了!”

“不可能你就创造可能,不然你在至诚制药的位置,也就只能这样了。”江炎冷笑道。

“如果被他们知道,黑头钉根本不是析出覆盖,而是不断地吸收人体内的营养,而你的这个研究根本不是美容而是在不断地毁容。你说,你还能得到他们的青睐吗?”

随后,文海媚就听到江炎关门离去的声音。

文海媚觉得自己听到了很不得了的事情,觉得在这个时候还是早点离开比较好,却偏偏在这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正是黄莉莉的来电。正当她慌乱的时候,房门被文嘉嘉推开了。

7

黄莉莉坐在街角的必胜客里,一边等着文海媚来,一边拿着小镜子看着自己的鼻子。

在使用了黑头钉之后,她的黑头真的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光滑白皙的皮肤。原本粗大的毛孔也看不见了,这让她感到非常愉快。

艾薇店里来做这个项目的客户并不多,一周大概也只有两到三个,不过每次花费的时间都很长,但似乎有那么一些不一样。她们内部人员用的黑头钉是完全透明的,而扎进客户脸上的却是一种浅黄色的,不仔细看的话都发现不了。

不过听院长说,那是因为自己人用的都是最新品,客户们的都是快要到保质期的。

黄莉莉也没有多想,美容院嘛,总是会有些见不得光的事。而她自己既然享受了这种最好的待遇,没必要说出来。

这不,她刚刚做完了整套的黑头钉。她想要告诉文海媚,毕竟她们在大学里形影不离,虽然有规定她不能透露有关黑头钉的事,但是如果是文海媚自己发现的话,也就没关系了吧。

然而黄莉莉并不知道,此时此刻的文海媚正在家里面对着她的姑姑文嘉嘉。

“你听到了多少?又知道了多少?”文嘉嘉单刀直入地问道,丝毫不给文海媚辩解的时间。

“你在说什么姑姑……我听不懂……”文海媚有些害怕,退到了桌角。

“和你姑姑我就不需要装了,你早就看过我书房里的资料了,有什么不明白的。”文嘉嘉冷笑一声,“就一次,我就给你一次机会,想问什么赶紧问。”

文海媚定了定神,缓缓开口问道,“你到底在做什么工作?黑头钉究竟是什么?那个江炎又是怎么回事?还有,那个什么至诚制药,又是什么?”

“看来,你知道的不少啊。”文嘉嘉浅笑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收养你吗?”

“为什么?”

“因为你遗传到了我们家族该有的基因。”文嘉嘉叹了一口气说道。

“我们家族所遗传的,是一种特殊的基因,拥有这种基因的人在成年之后会产生一种极强的修复能力。

“科学上可以解释为拥有很高的还原性活性酶,我们的祖辈从自己的身体里复制了这种基因,用于生物科学的研究并且取得了很多成就。

“但是很可惜,他们为人类所做的贡献没有人知道,因为这些东西都是保密的。我从小就知道,这是家族无法逃脱的命运,因为他们妄想将我们每一个拥有这种基因的人都变成培养基,提供源源不断的活性酶。

“你的父亲很幸运,他没有这种基因,而我,早在知道这一切的时候就选择了逃离。”文嘉嘉坐在房间的椅子上缓缓道来,似乎在讲一个很遥远的故事。

“这和你现在的研究有什么关系?”文海媚不解。

“如果你想摆脱这种既定的宿命,就需要有对抗他的筹码。在逃离的那段时间里,我被至诚制药的人找到了,他们就是我的筹码。我帮他们研究美容产品,而他们则可以让我摆脱这种被人当成白老鼠的命运。”

“黑头钉就是你的研究产品?”文海媚问道,“从别人那里剥夺来然后再用到别人身上,这就是你的产品?”

“这有什么不对?如果我不去掠夺,我就会成为被掠夺的人,既然如此,我宁愿做一个掠夺者。”文嘉嘉回答道,“当然,你想要怎么做是你的选择。但是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许多人都盲目无知,特别是女人,她们可以为了美牺牲性命,就是如此疯狂。”

“你疯了!我是绝对不会变成你这样的女人的!”文海媚咆哮道,夺门而出。

而文嘉嘉气定神闲地坐在房间里看着她的背影冷笑,“很快你就会回来找我了,你会相信我说的,即便是你自以为了解的最单纯的室友,也只是一个普通女人罢了。”

8

文海媚到了必胜客的时候正好看见黄莉莉在照镜子,不知为何,她莫名的有些生气,一把夺过了黄莉莉手里的镜子。

“哎呀,你来啦。”黄莉莉抬头看见了文海媚笑着说道,“干什么拿走我的镜子啊。”

“莉莉,你实话告诉我,你到底在哪个美容院打工?有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文海媚有些生气又有些愤怒。

“没……没有啊……你怎么了海媚?”黄莉莉显然是被文海媚这样子吓到了。

文海媚像是忽然被抽光了所有的力气,颓然地坐在了沙发上。

“你到底怎么了啊海媚。”黄莉莉问道。

“没,没什么。”文海媚摆摆手,努力地笑了笑,“你最近怎么样,感觉你心情不错啊。”

“是啊,美容院的老板对我很好,工资也很好,还学到了不少技术。”黄莉莉开心地说道。

“是吗,都学到了什么?”文海媚问道。

“你也知道啊,我一直有草莓鼻,所以我主要是想去学学怎么去黑头。”

黄莉莉说这话的时候丝毫没有注意到文海媚的脸色都变了,可她还是自顾自地说着。

“结果,美容院里也还是一样,和那种猪鼻贴一样,先是用黑头导出液,然后用吸附性的泥黏上去,然后再收缩毛孔,一点新意也没有。”

“是这样啊。”文海媚听到她这么说,心里的一块大石落了地,扯了扯嘴角。

“是啊,不然呢。”黄莉莉不敢直视文海媚的眼睛,故作轻松地说道。

“嗯……”文海媚低下头,脑子里全是文嘉嘉说的话。

“你还没点喝的呢!”黄莉莉忽然说道,“要吃点什么吗?”

“随便吧。”文海媚心不在焉地说道。

这次的下午茶气氛很是奇怪,两个人各自怀着各自的心事却什么也没有说,最后草草收场,各自回家。

黄莉莉暑假的时候都住在美容院提供的集体宿舍里,就在距离美容院不远的地方。回去之后她发现和她住一间房的小美早就已经回来了,鞋子就随便地摆在门边。

“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黄莉莉看到小美的鞋子,没在房间里看到人,看到紧闭的厕所门就敲了敲问道。

过了好一会儿里面也没人应她,黄莉莉有些疑惑,便又敲了敲门,“小美你在里面吗?怎么不理我啊?”

依旧没有人回答。这时候黄莉莉感觉到有些紧张了,开始疯狂地拍门,可是依旧没人理她。黄莉莉已经顾不上什么了,她深怕厕所里的小美有什么意外,用力地撞开了门。

门被撞开了之后,黄莉莉看到了蜷缩在角落里的小美,头埋在自己的手臂里,似乎在哭泣。

“小美!小美!你怎么了!”黄莉莉跑上前,抱住她问道。

小美一动不动,随便黄莉莉怎么摇晃,她依旧是那副样子。

“小美!你到底怎么了!小美!”黄莉莉拉着她的手好不容易掰开了小美的手臂,她捧起了小美的脸。

“啊——”黄莉莉看到小美的脸的一瞬间发出了恐怖的尖叫声。

9

文海媚再见到黄莉莉已经是三个月之后了,就在她准备出国之前,她接到了黄莉莉的电话。她急急忙忙地从家里出去,按照黄莉莉说的地址找到了她。

“莉莉,莉莉,你在里面吗?”文海媚拍着门问。

“海媚,海媚是你吗?”门里传出了黄莉莉的声音。

“是我是我,你快开门!”文海媚说道。

门被拉开了一条缝,文海媚推门而入,而黄莉莉则是立马退到了一边。

“你怎么了莉莉,怎么把窗帘都拉起来了?你电话里说的那么着急到底是什么事?”文海媚连珠炮似的问道,走到了黄莉莉的身边。

“海媚,你一定要救我,只有你能救我了!”黄莉莉死死拉住了文海媚的双手,一脸的惊恐。

此刻文海媚才看清楚了黄莉莉的脸,她的鼻子似乎和以前不一样了,不知为何异常的红肿,而且上面的毛孔变得很是粗大,似乎还有一股恶心的腥臭味,表面上附着着一些黏液。

“莉莉,你的鼻子……到底怎么回事?”文海媚的脑子里一闪而过一个念头,却不停地祈祷着千万不是她想象的这个样子。

“我不应该瞒着你的海媚。那家美容院真的有问题!她们去黑头的产品有问题!虽然用的时候效果很好,可是一旦停用或者长时间用就会变成这样,我没办法了海媚,救救我!”黄莉莉崩溃地大哭了起来,思维混乱地说着。

“黑头钉?!”文海媚忍不住捂住自己的嘴,但是她还是说出了这三个字。

“你知道的对不对!海媚我就知道你是知道的!”听到文海媚的话,黄莉莉的眼里迸发出了光芒,“她们说这是你姑姑研发的!她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

“你先冷静下来,莉莉,冷静!”文海媚只觉得额头上的筋突突地跳动着,让她感到十分头疼。

“海媚你要救救我啊!我已经没有时间了,我不想再把那些钉子插进去了!真的好痛苦啊海媚!”黄莉莉的哭喊声依旧徘徊在文海媚的耳边,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忽然,文海媚想到了文嘉嘉之前所说的话,关于她们的基因,关于那种活性酶。

“莉莉,你相信我吗?”文海媚拉住失控的黄莉莉,一脸正色地问道。

黄莉莉看着她,还没有从自己的情绪里出来,只能茫然地点点头。

“别怕,在这里等我,我马上回来!我一定能救你!”说完,文海媚立马起身,离开了黄莉莉的住所。

她马不停蹄地赶回家,直接推开了文嘉嘉的房门,文嘉嘉正坐在梳妆台前照着镜子,看到怒气冲冲的文海媚似乎早就料到了她会来,不紧不慢地转过了身看着她。

“解药。我要黑头钉的解药!给我!”文海媚伸出手,大声道。

“呵呵。这又不是毒药,怎么会有解药呢,我的傻孩子。”文嘉嘉笑着说道。

“活性酶,那种我们家族里的还原性活性酶,一定可以还原这种东西,达到逆转的效果。你一定有研究,你骗不了我的!给我!”文海媚大声咆哮道。

文嘉嘉的脸慢慢阴沉了下来看着她,忽然开口道,“你还记得江炎吗?”

文海媚一愣,没有回答。

“可以说他是我这几年来最喜欢的一个男人了,不过很可惜,我是不会为了别人而牺牲自己的利益的。你知道你要的东西该怎么得到吗?你以为像你说的那么轻松?”

文嘉嘉冷着脸说道,“那起码要经过好几次的腰椎穿刺,从你的骨头里抽出骨髓来,然后经过复杂的配置才能得到一星半点的成品。而这一点点的成品,却根本无法维持多长的时间。”

文海媚浑身的肌肉都开始颤抖,她当然知道腰椎穿刺和抽骨髓是多么可怕的事情,但是一想到黄莉莉的那副样子,她又不忍心不管不顾。

“每个人都要为她的选择付出代价,你说呢?”文嘉嘉挑眉,看着她说道。

“我答应了会救她!我一定要救她!”文海媚不断地提高自己的音量,给自己壮胆。

“你可以救她,杀了我,取我的骨髓。不过我也要告诉你,她的鼻子再也恢复不到原来的样子,只能让她不再继续恶化而已。”文嘉嘉说道,“即便是这样,你也觉得划算吗?”

文海媚原本一直坚定的心,在瞬间轰塌了。她不能确定,因为这些东西对女人而言就像是海洛因,一旦有了第一次,便会开始上瘾,止都止不住。

“你啊,就只是一个孩子而已。社会游戏根本不适合你。”文嘉嘉站起身,走过文海媚的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笑着说道。

而当文嘉嘉准备出门的时候,忽然被文海媚从背后勒住,文海媚刚刚顺手拿起的水果刀笔直地插进了文嘉嘉的身体里。

文嘉嘉瞪大了眼睛看着她,满脸的不可思议。而文海媚的脸色却是镇定自若的表情。

“你说的对,姑姑。与其等着某一天你把我送上试验台当小白鼠,不如就让这种基因只存在于我身上,这样我就更有价值了不是吗?”文海媚看着文嘉嘉,一脸冰冷地说道。

10

2018年1月3日。

文海媚穿着职业套装,踩着高跟鞋来到了“爱恒”美容院的地下室,在这里有着不为人知的阴暗。她透过小窗看到里面的人不断破溃烂掉的脸,竟然有一种莫名的兴奋。

“文秘书,1号房的女人最近状态似乎不太好,精神有点……”跟在她身后的一个研究员低声说道。

“莉莉啊,莉莉又发生什么事了吗?”文海媚问道。

“这几年她的脸已经对黑头钉高度上瘾,前段时间她开始往自己的身体上也扎入黑头钉,还总是自言自语。”

“身体上?她想要做一个全身换肤吗?”文海媚轻笑,走到了一号房的门口。

她看着昔日的同窗好友此刻一脸呆滞地坐在房间里,黄莉莉的脸就像是上好的白瓷,光滑透亮,一点都看不出来这是一个人,仿佛坐在那里的就是一个瓷娃娃,没有表情,也不会动。

“既然她喜欢,那就随她呗,反正她那么爱漂亮,为了好看不惜一切代价。”文海媚看着她,勾起了嘴角,“哦对了,别忘了给她持续用还原活性酶,毕竟要让她好好享受这个蜕变的过程啊。”

“当然当然。”研究员连忙点头,生怕惹这位至诚制药的文秘书不高兴。

“好了,把这个季度的黑头钉反馈数据和活性酶的反馈数据都交给我吧,我要回去了。”文海媚又变回了原本那副冷漠的样子,踩着她的高跟鞋离开了。

变美是要付出代价的,这是黄莉莉告诉文海媚的。

当然,成功也是要付出代价的,这是她的姑姑文嘉嘉告诉她的。

她要做一个成功且美丽的女人,在无数爱美和想要成功的女人付出惨痛代价后,她坐享其成。这才是一个聪明人的计划啊。

在2005年的夏天,她在得知了文嘉嘉的研究之后,开始疯狂地搜集有关“至诚制药”的讯息。

她乖巧善良的皮囊之下,栖息着的是一只野兽,充满了欲望的魔鬼。这些年来她把自己伪装得很好,只有这样,才能够在姑姑的眼皮底下活着。

是从什么时候起就知道自己身上遗传基因的秘密呢?大概是读小学的时候?父母亲无数次争吵的过程中,意外听到了自己背负的东西,以及拥有同样命运的文嘉嘉。

如果没有一个完美的机会,她如何能从丑小鸭变成白天鹅呢?所以她计划好了一切,就连那个货车司机,都是她观察了好久精心选择的,她在那个司机的茶水里放入了少量的安眠药。

她被文嘉嘉收养之后一直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

文嘉嘉是一个琢磨不透的女人,文海媚深怕什么时候就被文嘉嘉当成研究对象。可是她又隐隐觉得,正是因为她们的身上都有这种基因,才使得她能够平安地活着,活在文嘉嘉的掌控之中。

直到2005年的夏天,她得知了“黑头钉”这个项目,也在同时知道了,文嘉嘉计划下一步开始从她身体上提取基因片段,用来批量生产这种活性酶。

文海媚知道,她再也装不下去了,否则她就会和那些出现又消失的男人一样,在某个不知名的角落里死掉,腐烂。

黄莉莉的介入是一个意外,她没有想到自己的好朋友也没能忍受住诱惑,成为又一个试验品。

她一直以来都知道,文嘉嘉通过美容院招工,专门欺骗一些无知的女学生,使其成为实验品。而表面上这些女学生是服务客人的,但其实她们才是被施以实验的小白鼠。

从文海媚看到咖啡厅里黄莉莉那个焕然一新的鼻子起她就知道,黄莉莉已经回不了头了。

一旦开始使用黑头钉,就无法停止。刚开始的时候,鼻子会变得光滑无比,完全看不见毛孔,然而一段时间后,因为长时间的毛囊堵塞就会发生炎症,迫使使用者把黑头钉取下,换成新的。

事实上,根本不存在消融吸收的说法,从一开始这一切就是骗人的。而使用者因为这么长时间的置入,钉子早就黏连在了毛孔里,一经拔下,就会损伤毛孔,使得鼻子里的毛囊发炎红肿。如此循环,使得最终发生感染,溃烂。

这还不是最恐怖的。一开始只是鼻子,然后会慢慢蔓延到周围的皮肤,直到最后整张脸都成为黑头钉的掠夺营养地。当然这是一个缓慢的过程。

黄莉莉给她打电话的时候,文海媚刚从至诚制药的幕后老板杜先生的办公室里出来。

她不会白白让自己成为一个基因提供品,她要成为主宰这一切的人,所以她的眼前只剩下了一块绊脚石。而她发现,比起那些最终因为感染死亡的实验品而言,黄莉莉将会是她成功的基石。

她一直以来都扮演着善良的小白兔,是时候脱下这一切了。

当文海媚把刀子插进文嘉嘉的身体时,她从文嘉嘉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真正的样子:爬出地狱的恶鬼。

在这些年里,文嘉嘉成为基因的提取品,被困在实验室里,没日没夜地被抽取着骨髓。分析基因,复制基因,制作活化酶,成为一具真正的行尸走肉。

而黄莉莉则被当成第一代的活化酶解毒实验品,长期关在地下室里,根据她的数据不断改进着黑头钉。

文海媚和文嘉嘉不同,她要的不是一个完美的鼻子,而是整张完美的皮。包裹在人体之外的这张皮,都应该是完美无瑕的,虽然往所有的毛孔里扎入钉子是一件很痛苦的事,但是女人啊,为了美,还有什么痛苦是忍受不了的呢?

文海媚走出“爱恒”,看着外面的阳光,整个冬日都变得温暖了起来。

“只有彻底的美貌,才能让爱永恒啊,不是吗?”她自言自语道。




----------------------------------
本文转自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


有意加盟星盟交流者,可站内信联系還真别指望狐狸座。游客可企鹅、某博搜索!

有偿征集星盟标识,具体事宜,站内信联系低调的草笔





TOP Posted:2018-02-19 00:02 | 回樓主
肾光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39
威望: 4 點
金錢: 39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8-02-16


1024
TOP Posted:2018-02-19 00:03 | 回1樓
呜哇欧


級別: 俠客 ( 9 )
發帖: 1176
威望: 120 點
金錢: 91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7-10-25


支持星盟
TOP Posted:2018-02-19 00:17 | 回2樓
弹指紅顏老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444
威望: 45 點
金錢: 444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7-05-03

好長的文。。
TOP Posted:2018-02-19 00:36 | 回3樓
白天也色


級別: 騎士 ( 10 )
發帖: 1418
威望: 146 點
金錢: 831 USD
貢獻: 20000 點
註冊: 2015-09-21

感谢分享
------------------------
R
TOP Posted:2018-02-19 00:51 | 回4樓
luy


級別: 俠客 ( 9 )
發帖: 1823
威望: 173 點
金錢: 1823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7-09-30

看看
TOP Posted:2018-02-19 01:25 | 回5樓
春花满园


級別: 俠客 ( 9 )
發帖: 2438
威望: 247 點
金錢: 34484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7-04-06

居然看完了。
TOP Posted:2018-02-19 01:37 | 回6樓
陌然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92
威望: 10 點
金錢: 92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8-02-02

1024
TOP Posted:2018-02-19 01:38 | 回7樓
花了个椒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11
威望: 2 點
金錢: 11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8-02-15

1024
TOP Posted:2018-02-19 02:23 | 回8樓
开心的橘子


級別: 騎士 ( 10 )
發帖: 3348
威望: 339 點
金錢: 5 USD
貢獻: 50 點
註冊: 2014-09-30

看不懂啊,智商捉急啊
TOP Posted:2018-02-19 02:25 | 回9樓
jesterking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10
威望: 2 點
金錢: 10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8-02-02

1024
TOP Posted:2018-02-19 02:26 | 回10樓
圣大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488
威望: 49 點
金錢: 488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7-12-25


谢谢分享
TOP Posted:2018-02-19 02:57 | 回11樓
大B流水淫家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475
威望: 49 點
金錢: 8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5-01-04

666反杀了呀,跟肛之炼金一样等价交换,想得到什么都需要一定代价
TOP Posted:2018-02-19 04:05 | 回12樓
查理小子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437
威望: 44 點
金錢: 7 USD
貢獻: 12 點
註冊: 2015-04-12

1024
TOP Posted:2018-02-19 04:58 | 回13樓
tjyyt0404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30
威望: 4 點
金錢: 16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8-02-16

1024
TOP Posted:2018-02-19 05:06 | 回14樓
zhangqinqin


級別: 俠客 ( 9 )
發帖: 2236
威望: 224 點
金錢: 21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4-10-24

谢谢分享。
TOP Posted:2018-02-19 05:08 | 回15樓
我是希望


級別: 騎士 ( 10 )
發帖: 4300
威望: 404 點
金錢: 122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5-11-12

看不懂,也没耐心看完
TOP Posted:2018-02-19 06:24 | 回16樓
停止漂流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350
威望: 36 點
金錢: 350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8-01-15


1024
TOP Posted:2018-02-19 06:33 | 回17樓
mayizhen


級別: 光明使者 ( 14 )
發帖: 116565
威望: 18656 點
金錢: 150 USD
貢獻: 263 點
註冊: 2011-12-02

支持星盟发帖
------------------------
+
TOP Posted:2018-02-19 06:37 | 回18樓
西街6号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980
威望: 99 點
金錢: 980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6-07-03

1024
TOP Posted:2018-02-19 07:23 | 回19樓
夜牡丹


級別: 精靈王 ( 12 )
發帖: 9525
威望: 958 點
金錢: 362 USD
貢獻: 2701 點
註冊: 2015-03-04

套路怼套路
TOP Posted:2018-02-19 07:52 | 回20樓
狂飚青骑士


級別: 聖騎士 ( 11 )
發帖: 9129
威望: 895 點
金錢: 62 USD
貢獻: 1001 點
註冊: 2015-01-29

谢谢分享
TOP Posted:2018-02-19 07:57 | 回21樓
蛹子2003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512
威望: 52 點
金錢: 512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7-10-16

1024
TOP Posted:2018-02-19 08:58 | 回22樓
石门迎客松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384
威望: 39 點
金錢: 384 USD
貢獻: 2 點
註冊: 2017-04-10


1024
TOP Posted:2018-02-19 09:13 | 回23樓
暗夜的叹息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143
威望: 15 點
金錢: 34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7-01-22

1024
TOP Posted:2018-02-19 09:13 | 回24樓

.:. 草榴社區 -> 技術討論區